告别颓废,戒出精彩人生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淫邪危害 » 正文

希望大家引以为戒,写在28岁生日

今天,我看到了一组照片,小时候的我,目光清澈,身材匀称;中学的我,显得肥胖,目光炯炯有神;高中的我,眼睛里已经没有了色彩;大学的我两眼无光;现在的我,脸上的皮肤没有了光泽,头顶已经有了秃顶的趋势,30岁不到的人看上去像40岁的人。

    1、        童年——单纯快乐却初染恶习

    1987年,湖北南部的一个山区小镇。据说我出生的时候,我全身的汗毛都是红色的,头发是黄色的。

那个时候我的父母都是体制内单位的职工。我的家住在父亲单位的院子里,院子比较大,里面有水井,有古树,有池塘,院子的后面还有菜地。一楼是父亲单位的工作场所,我家住在三楼中的二楼。应该说,那个时候的我是幸福的,90年代初,我们家就用上了冰箱、彩电,每到寒暑假,父母的单位总会发很多福利。夏天是很多的西瓜,冬天是油米。小时候的我很聪明,特别是在学习上显得很轻松,往往是周五就把周末的作业全部写完,寒暑假开始的一个星期就把所有的假期作业写完,剩下的时间就在镇上的山林、河流里玩耍。在山林里摘酸枣,山洞里探险,夏天在河流里游泳,抓螃蟹,网鱼。偶尔也会偷别人的鸡鸭、萝卜红薯莲藕。我的第一次SY具体时间我不记得了,我只记得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玩弄生殖器的习惯,第一次SY隐约记得是去武汉哥哥家玩时,上厕所时看见他用手捏着生殖器,于是突然感觉下体有了种被刺激的感觉,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开始了SY,那个时候自己大概才5、6岁吧。当然,在我的印象里,童年SY的频率并不是很高,自己也一直无忧无虑的活着。

后来,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,小学六年级时我到了城里读书。那个时候一些女同学已经开始发育,而且城里的女同学在夏天衣着都比较单薄,隐约的可以看见他们的内衣。我经常会盯着班花的内衣看,然后晚上回去SY.(那时候还小,确切的说,应该不叫撸,而是叫揉)。

那个时候,自己的淫欲就已经开始在慢慢的膨胀,甚至会趁父母不在的时候,疯狂的找着电视里有女人出现衣着单薄的镜头出现,然后对着镜头无尽的幻想,SY.开始想尽办法偷看女邻居洗澡,然后SY。

 

       那个时候的自己,淫欲已经开始慢慢的膨胀起来。只是自己不知道。其实从小自己就是一个意志力很坚强的人。记得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一次不小心手臂被墙壁的钉子划出了一道很长的口子,去医院缝针,乡镇条件简陋,医院里麻醉药居然用完了,我咬着牙让医生缝了六针,连喊都没喊一声,疼的时候就用脚跺地。但是对于SY,我真的不知道其中的害处,只是觉得那种快感让着迷,而且慢慢上瘾。最重要的是,我真的无法想象自己为什么从小淫欲就那么重那么重!

记得六年级的那个暑假,有一次再去武汉的火车上(PS:那个时候的火车是很慢很慢的),看见铁路旁的坟墓,突然心里很害怕,很害怕,自己突然想到生命居然不能永恒,莫名的恐慌重,半个月后,才渐渐的平息下来。

 

    2、        初中——奋力拼搏  淫欲渐加重

    小考我考了年级第二的成绩上了初中。那个时候自己在老师家长眼里依旧是好孩子,好学生。但那时自己的淫欲却在渐渐加重。SY也变得越来越频繁。可能是自己的精气神还没有消耗到临界点,也可能是自己的福报还没有消耗完。那个时候自己学习依然很轻松。人依然很聪明,性格依然很开朗。

记得那是初二的期末考试,那时应试教育的氛围是很浓的,考场都是同类成绩的在一个考场。比如我就在年级前三十名的那个考场。我记得那是一次政治考试,坐我前面的那个女孩考试作弊,于是我果断的提前交卷(其实卷子早就做完了)然后还向监考老师告状,可惜当时一直看到的是女孩的背影。考完最后一门的时候,我和那个女孩在教室外的门口相遇。说实话,她人长得并不漂亮,也很矮,但当我看到她的眼睛时,我发现她的眼睛像一潭深水一样吸引着我,好像在哪里见过那双眼睛,这叫一见钟情吗?我也不知道。后来初三分快慢班,我和她成了同班,而且还成了同桌。于是我相信了什么叫缘分,于是我开始给她写小纸条,于是开始追她。但她一直都不答应。于是我继续开始SY。甚至脑袋里有过很多种很坏的想法,还好只是想法。初三那年,自己也是蛮拼的。早上五点钟起来跑步,六点上早仔细,晚上九点下自习,回家看半个小时中央八台的电视剧,然后加夜班学习,经常到一两点,然后还有精力在床上SY。只是那时自己没发现,自己处于一种很不正常的亢奋状态之中。

 

     3、        高中——滑向深渊

    中考后,我进了省级重点高中,高一的时候,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,学习也很不错。成绩在班上排中上游,按照当时的成绩上个211是没问题的。而且当时自己还是班干部。可是自己的淫欲却依然再加重。看到班上漂亮的女孩就作为幻想对象,想着SY。

终于,高二上学期,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很昏,看不进去书了,而且伴随着抑郁等情绪,慢慢的还有严重的强迫症出现,内心生不如死。纠结,挣扎,生不如死。高中的后面三年,基本就没读书,大脑长期处于死机、荡机状态,经常晚上失眠。加之高二以后在学校外面租房住,所以SY得更加的频繁。后来自己的成绩估计只能上个专科了。但是高考的时候自己却超常发挥,居然离一本线只差三分,居然上了个省内的二本一,我真心觉得这不可能。后来人生阅历长了,才发现,这就是命。

其实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已经不正常了,很不正常了,内心有强迫症,忧郁,变得不会与人打交道。只是外表看上去很正常。

 

    4、        大学——彻底堕落

    上大学后,自己所在的那个寝室环境很不好,很不好,没有一个和自己谈得来的,环境也很差,应该是氛围很差。那个时候自己内心已经变得极度不正常,只是外表还在掩饰。大一的时候成了团委唯一的新生干部,并且干了很多轰轰烈烈的事情,身上光环不少,其实自己的内心已经成了一团乱麻,想解却解不开。大一下学期买了电脑后,开始大量观看岛国AV,SY更加严重,并且还学会了抽烟。大一的时候谈了恋爱,一个很好很单纯的女孩,而自己却不是真心喜欢她,只是在玩弄她,做了很多下流的事情。大二上学期就毫不犹豫的把别人踢了,甚至连再见都没有说一声。到了大二以后,自己真的和疯子差不多了,各种各样的精神症状都出来了,只是外表别人还是看不出来。好在从大二开始,自己每晚坚持跑5公里。但人体的精气神泄漏得太多。我其实真的想说,根据我的经验,人真的有两套生命系统。

 

   5、        毕业那两年——我把自己弄丢了

    毕业那年,其实是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的,但是自己却本能的逃避社会,基本上没有找工作。于是毕业后就失业了。然后就骗家里人说自己要考研,在某211大学校园里租了个房子住下。结果就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,情绪极端不稳定,经常SY。那两年,挥霍着家里的钱,那两年,黑白颠倒的生活。我记得在校园内租的房子里睡觉,前一个月还挺好的,到了后来整个人晚上就谁不着,不敢睡。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,很恐怖的感觉,我不知道那个房间是怎么回事,但晚上只要我一闭上眼睛,就内心惊恐。再后来,我搬到了学校外面的城中村居住,彻底彻底的堕落了。晚上看黄片,爬到楼顶偷看对面出租屋里的女学生洗澡,站在楼顶SY,暴饮暴食。那两年,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。

 

    6、        考公——谜底揭开,经历痛彻心扉的事情

    大三的时候,母亲患癌症去世,大四的时候,父亲中风瘫痪。在外面混了两年后,我回家考公,期间经历了很多家里的变故,只是SY的习惯依旧没改。考公考了一次,我就考上了,去乡镇混了个小公务员。在镇上,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。记得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,一个平时熟识的女孩突然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喜欢我,说实话,如果是正常人,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求爱,内心肯定是会拒绝的,因为很莫名其妙,而且一张口就是要结婚。但是当时的我相信可结果,那女孩当时肚子里应该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,可惜那男人不喜欢她,但是多年的SY让我丧失了基本的理智和判断力。我居然和那女孩谈上了,很多身边的朋友都告诉我不要去惹那个女孩,我没有相信。结果后面的事情让我无语。有一天晚上给那女孩打电话,是个男人接的电话,那男的我也认识........

 

真心接受不了那样的刺激,还好我没跟这女的发生什么亲密关系,最多牵了下手,不然罪过大了。但是那样的刺激下,让我更加疯狂的SY,一天三次甚至更多。终于,身体发出了警告,我很不幸的得了面瘫。公务员这行好就好在只要你是病了,请长时间的病假还是可以的。就这样我踏上了漫长的求医之路。开始被一个庸医误诊,耽误了最宝贵的治疗时间,后来病情一直不见好转,而且生病期间SY也一直很频繁。没办法,只好去了某个大城市就医。

后面的故事我真的不知道该写还是不该写,还是写吧。


在那个大城市,经过辗转,自己遇到了很好的医生,但那个时候,自己的经济却出现了问题,没钱了。我想了很久,跟一个女孩打了电话,她很果断的借钱给了我。当时的她在广州上班,我们是在一次很普通的朋友聚会上认识的。借到钱以后自己得以继续看病,但那个时候自己的病情有些反复,心里很忐忑。巨大的压力之下,自己居然拿着那女孩给的钱在外地P了妓女。然后自己又莫名其妙的得了恐艾症........于是在外地看病的同时,我又多了一样爱好,就是进行HIV检测。就在那段时间,我接到了那个女孩的电话,她要到我附近的城市学习。接到电话后,我趁周末不看病的时间,去了那座城市。刚好她住的酒店没有了多余的房间,我们两个就这样躺在一个床上,一个被窝里。说实话,我内心还是一个善良的人,那时候自己的病没有完全后,加上恐艾,我搂着那个女孩睡了一晚上,什么都没做。那个时候自己真的不知道路在何方。女孩成了我唯一的精神支撑。

 后来,我的病终于好了, HIV也没有患上。我去广州看她,那晚在她的出租屋里,我说我要去酒店住,她不愿意,问我是不是不喜欢她,我只好和她睡在了一起,后来就发生了很多很多该发生的事情。走的时候,我对她说,让她等我,我一定娶她,并想办法让她回家工作。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乡镇公务员。

就那样,从此,我们相隔千里,每晚煲电话,可是刚回来不久,我就发现自己胆囊不舒服,去医院一检查,尼马的B超显示胆囊结石,胆囊息肉(后来证明是误判),那个时候我彻底疯了。我回来后,女孩又给我打了一笔钱,那是她辛辛苦苦工作赚来的钱。我全部用在各种检查上了,那个时候自己真的要疯了。那年过年,我去了女孩家,女孩也来了我家,我们之间见了父母。我的SY恶习一直没改。我对生活根本就没有信心,但是又不想失去哪个女孩,就这样远隔千里的哄着她,骗着她,偶尔她回来我还是和她做爱,自己当时真的禽兽不如。

 

    再后来,我狗屎运般的考到了市里,于是想办法找关系让女孩回来工作。只是我发现她在广州渐渐的疏远了我。但是后来的电话中她越来越不正常,通过很多办法我知道她在广州出事了(动用了公安内部的人脉)于是我还是想尽办法让她回来工作,并且把她的事情告诉了她的父母,让她父母好好管着她。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。但在这期间,我去广州非礼过这个女孩,在她的出租屋里,甚至是做了一些天地不容的事情。

现在女孩精神不正常,依然在离我家不到一千米的地方上班,只是我们再也没有相遇。

 

七、后话

        今天是我28岁的生日,写下这么多,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恐怖,已经不能算是个正常人了,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神经病。在最不顺的时候,我遇到过算的很准的八字先生,看到了消失14年小时妈妈给我写的流年书,接触了戒色吧和佛教,我突然感觉原来自己28岁的人生早就是注定了的,包括SY的习惯,也许在前世,也许或者是异时空我真的做了很多恶,上天在惩罚我。

        现在的我,除了有一份工作,什么都没有。今天还把爸爸存折里的钱取了一些出来。

        希望上苍能原谅我。我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写的一些诗词——常在梦中思汉唐,龙旗猎猎随风扬,寒剑多年未曾砺,今朝能否再斩敌!

28岁了,我想向从前那样堂堂正正的做个男人,担负起自己的责任,同时也祈祷那个女孩以后人生的路会渐渐的好起来!不管她做错了什么,她只是一个女人,曾经为爱痴守最后伤心欲绝的女人,我为她所做的一切微不足道。

        真心希望每一个曾经经历过SY危害的朋友们好起来!男人要有男人的样子,责任,尊严,荣誉,无论社会多么残酷和现实!有些东西不能丢掉!

转载请注明:52戒色网 » 希望大家引以为戒,写在28岁生日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二维码